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  首页 > 国际新闻 >让儿子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是精神寄托 逝后捐器官救3人 父
    让儿子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是精神寄托 逝后捐器官救3人 父 2017年4月9日讯,“与其让孩子无意义地离去,不如让他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,也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和生命的延续。” 4月3日下午,医务人员、器官捐献协调员等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手术室内,集体向器官捐献者小周默哀送别。医院供图 4月3日中午,面对年仅21岁、因被工地调臂砸中而不幸脑死亡、无法救治的小周,小周的父母与多名亲友、器官捐献协调员,经历了数小时的讨论沟通,最终决定,将小周的1个肝脏、2个肾脏捐献出来。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获悉,这一例器官捐献发生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,捐献者小周是一名福建来沪打工人员,也是家中独子,由他捐献出的1个肝、2个肾最终通过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自动实施分配。 4月4日清明节的凌晨,3名器官受者的移植手术顺利实施。这是上海自2013年以来的全市第324例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实现案例,也是今年的第49例。来自上海市红十字会官方数据统计显示,近年来随着器官捐献理念的宣传与普及,全市器官捐献比例增长迅速,仅去年器官捐献实现案例增幅就达到75%。 捐献者为家中独子,父母均为残障人士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方面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,这名男子姓周,年仅21岁,3月31日,他在工地不幸被吊臂砸中,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该院的宝山分院,被诊断为重型颅脑外伤、失血性休克、脑挫伤、脑疝形成。 “由于创伤非常严重,虽然我们积极实施了抢救性的手术,他在第二天还是出现了瞳孔散大、对光反射消失等情况,进入重度昏迷状态,血压也需要升压药物维持,到达脑死亡状态。”院方ICU专家表示,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和志愿者获知上述情况后,初步判定患者情况可能符合器官捐献条件,于是立刻启动捐献紧急预案并联系患者家属。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器官获取组织(简称OPO)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茅啸秋、王娉莲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小周的父母都是残障人士,当时还远在福建老家,按照整个捐献流程,必须要征得父母同意。在父母到达医院前,协调员们先和小周的堂兄堂姐取得了联系,并讲述了小周的病情。等4月2日凌晨,他的父母先后赶到医院,陆续还来了近十位亲友。 协调员茅啸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:“起初,多数的亲友对器官捐献持反对意见,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悲剧,大家都很难接受,尤其小周又是家里的独子,也是家中的经济顶梁柱,父亲接受不了打击,当场晕厥了。” 作为器官协调员,王娉莲坦言自己和其他同事一样,绝不会直接劝说家属捐献器官,“协调员并不是劝捐员,我们会告诉家属,医生会尽力地去抢救病人,不会放弃一丝希望,但在现有医学条件下,只有当病人生命无法挽回、病人病情不可逆的情况下,才会告诉家属,可以有另外一个选择,那就是用无法挽回的生命中,尚有功能的器官去救治更多人的生命,这是一件很伟大、也很有意义的事情。” 小周有一位堂姐就职于一家媒体,她最能理解器官捐献的理念,她表示:“当时看着弟弟伤情这么重,没有人愿意忍心看他继续受苦。”她慢慢地把这种理念传达给其他家属,姑父、舅舅……慢慢地到小周的父亲,“最后他(小周)父亲也认识到,与其让孩子无意义地离去,不如让他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,也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和生命的延续。” 整个沟通协调时间长达数小时,4月3日中午12时许,父母正式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,同意捐献出小周的1个肝、2个肾。 去年上海器官捐赠实现案例增幅达75% 4月3日13点44分,器官获取手术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的手术室里顺利进行,整个过程由上海市红十字会和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共同见证。 此后,器官捐献信息上传至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,开始进入器官自动匹配。匹配完成并获得确认后,医务人员用最短的时间将捐献的器官装入转运箱,大约1小时后,送达相应的目的地。 4月4日清明节凌晨,移植手术顺利完成,三名垂危的病人获得新生。这是本市第324例器官捐献,同时也是今年第49例。 2010年3月,上海成为国内首批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工作的试点省市之一,直到2013年8月,上海首例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器官的案例产生,这两年来,全市器官捐献比例增长迅速。澎湃新闻记者4月7日从上海市红十字会获悉,截至2016年年底,上海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已经达到6349人,累计实现逝世后器官捐献275例,实现案例数比2015年增加了75%。 与此同时,器官捐献登记流程也在缩短,相比以往实地登记,去年年底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系统登录支付宝,并将登记流程简化,时间缩短至10秒,器官捐献志愿注册人数迎来较快增长。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务处副处长沈兵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当前,器官捐献宣传理念逐步普及推广,临床上器官捐献案例也越来越多,“越来越多人感受到,这是一种延续亲人的‘生命’的方式,也是一种‘大爱’,帮助他人的同时,也让人感受到,逝去的亲人用另一种方式‘活’在这个世界上。”(澎湃新闻) (21岁打工男子逝后捐器官救3人 其父母均为残障人士) 15岁少年生命垂危捐献器官 母亲:能回馈社会生命有价值 2017年4月9日讯,“与其让孩子无意义地离去,不如让他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,也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和生命的延续。” 4月3日下午,医务人员、器官捐献协调员等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手术室内,集体向器官捐献者小周默哀送别。医院供图 4月3日中午,面对年仅21岁、因被工地调臂砸中而不幸脑死亡、无法救治的小周,小周的父母与多名亲友、器官捐献协调员,经历了数小时的讨论沟通,最终决定,将小周的1个肝脏、2个肾脏捐献出来。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获悉,这一例器官捐献发生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,捐献者小周是一名福建来沪打工人员,也是家中独子,由他捐献出的1个肝、2个肾最终通过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自动实施分配。 4月4日清明节的凌晨,3名器官受者的移植手术顺利实施。这是上海自2013年以来的全市第324例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实现案例,也是今年的第49例。来自上海市红十字会官方数据统计显示,近年来随着器官捐献理念的宣传与普及,全市器官捐献比例增长迅速,仅去年器官捐献实现案例增幅就达到75%。 捐献者为家中独子,父母均为残障人士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方面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,这名男子姓周,年仅21岁,3月31日,他在工地不幸被吊臂砸中,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该院的宝山分院,被诊断为重型颅脑外伤、失血性休克、脑挫伤、脑疝形成。 “由于创伤非常严重,虽然我们积极实施了抢救性的手术,他在第二天还是出现了瞳孔散大、对光反射消失等情况,进入重度昏迷状态,血压也需要升压药物维持,到达脑死亡状态。”院方ICU专家表示,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和志愿者获知上述情况后,初步判定患者情况可能符合器官捐献条件,于是立刻启动捐献紧急预案并联系患者家属。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器官获取组织(简称OPO)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茅啸秋、王娉莲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小周的父母都是残障人士,当时还远在福建老家,按照整个捐献流程,必须要征得父母同意。在父母到达医院前,协调员们先和小周的堂兄堂姐取得了联系,并讲述了小周的病情。等4月2日凌晨,他的父母先后赶到医院,陆续还来了近十位亲友。 协调员茅啸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:“起初,多数的亲友对器官捐献持反对意见,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悲剧,大家都很难接受,尤其小周又是家里的独子,也是家中的经济顶梁柱,父亲接受不了打击,当场晕厥了。” 作为器官协调员,王娉莲坦言自己和其他同事一样,绝不会直接劝说家属捐献器官,“协调员并不是劝捐员,我们会告诉家属,医生会尽力地去抢救病人,不会放弃一丝希望,但在现有医学条件下,只有当病人生命无法挽回、病人病情不可逆的情况下,才会告诉家属,可以有另外一个选择,那就是用无法挽回的生命中,尚有功能的器官去救治更多人的生命,这是一件很伟大、也很有意义的事情。” 小周有一位堂姐就职于一家媒体,她最能理解器官捐献的理念,她表示:“当时看着弟弟伤情这么重,没有人愿意忍心看他继续受苦。”她慢慢地把这种理念传达给其他家属,姑父、舅舅……慢慢地到小周的父亲,“最后他(小周)父亲也认识到,与其让孩子无意义地离去,不如让他身体的一部分继续活在世上,也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和生命的延续。” 整个沟通协调时间长达数小时,4月3日中午12时许,父母正式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,同意捐献出小周的1个肝、2个肾。 去年上海器官捐赠实现案例增幅达75% 4月3日13点44分,器官获取手术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的手术室里顺利进行,整个过程由上海市红十字会和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共同见证。 此后,器官捐献信息上传至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,开始进入器官自动匹配。匹配完成并获得确认后,医务人员用最短的时间将捐献的器官装入转运箱,大约1小时后,送达相应的目的地。 4月4日清明节凌晨,移植手术顺利完成,三名垂危的病人获得新生。这是本市第324例器官捐献,同时也是今年第49例。 2010年3月,上海成为国内首批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工作的试点省市之一,直到2013年8月,上海首例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器官的案例产生,这两年来,全市器官捐献比例增长迅速。澎湃新闻记者4月7日从上海市红十字会获悉,截至2016年年底,上海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已经达到6349人,累计实现逝世后器官捐献275例,实现案例数比2015年增加了75%。 与此同时,器官捐献登记流程也在缩短,相比以往实地登记,去年年底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系统登录支付宝,并将登记流程简化,时间缩短至10秒,器官捐献志愿注册人数迎来较快增长。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务处副处长沈兵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当前,器官捐献宣传理念逐步普及推广,临床上器官捐献案例也越来越多,“越来越多人感受到,这是一种延续亲人的‘生命’的方式,也是一种‘大爱’,帮助他人的同时,也让人感受到,逝去的亲人用另一种方式‘活’在这个世界上。”(澎湃新闻) (21岁打工男子逝后捐器官救3人 其父母均为残障人士) 15岁少年生命垂危捐献器官 母亲:能回馈社会生命有价值 2017年4月3日讯,“娃娃你那么乖,学习又很努力,还喜欢打羽毛球,你咋就走了……”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病床前,邓女士紧紧握着儿子的手,再见孩子最后一面,泣不成声。昨天9时许,15岁的张森沿心脏停止跳动。在简短庄重的告别仪式后,张森沿被推进了手术室,进行器官捐献手术。他捐出的肝脏和肾脏移植到3名患者体内,为他们延续生命的希望。张森沿的妈妈曾想过,等儿子长大就能为社会作贡献了,但现在儿子突然就走了,“捐献器官救人,就当是他回馈社会吧,让他走得有点意义”。 张森沿的妈妈吻别儿子 15岁南充少年 颅内感染生命垂危 张森沿家住南充,今年15岁,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。3月14日下午,放学回家的张森沿告诉妈妈邓君,自己有些发烧头痛。邓君以为儿子受凉感冒了,在镇上的诊所拿了些药。第二天,体温仍然是38℃。3月16日6时,邓君起床做饭,儿子在房间喊难受,邓君一看,吓了一大跳,儿子眼睛似乎没力气睁开,说话也说不清楚了,她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,内科、五官科都看了,找不出原因。急诊送到南充的医院,送进了ICU。直到3月18日上午,医生才怀疑,孩子可能是结核性脑炎,建议转院,当天17时,张森沿被送102498884jinhuachuang到了省医院,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。 “做了CT、腰穿,最好的医生,最好的药,但是(病情)一点都控制不了,一点好转都没有。”邓君说,晚上,坐在ICU外的椅子上,她偷偷从隔离玻璃门的门缝看儿子,前几天还能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他脚乱动,23日以后几乎就看不到102498884jinhuachuang脚动了,“就这样,没喊我声妈妈,就要走了。”检查结果显示,张森沿患上的是病毒性脑炎。3月28日前后,医生遗憾地告诉夫妻俩,孩子的情况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。 曾接受眼角膜移植 妈妈替儿子捐器官 “他生病了,学校、社会都在给他捐钱,现在他要走了,该给社会的贡献都没有做到,就让他的器官去回报社会吧。”邓君说。原来,张森沿四五年级时,左眼曾因为意外受伤,一直在成都各家医院治疗,后来左眼几乎失去了视力,并且常常发红流泪。医生说,只能通过眼角膜移植才能治疗。 等待了漫长的3年多时间,终于在去年3月,张森沿成功等到了可移植的眼角膜,手术很顺利。“他很爱惜(眼睛)的,每个月都要来成都复诊。”邓君说,张森沿走到哪里都不忘带上眼药水,就算是在南充进ICU之前,儿子也指着眼睛,让妈妈记得拿眼药水。 邓君说,多年的求医之路,总有许多好心人伸出援手,她曾想过,儿子长大了,就能为社会作贡献了,但现在,儿子突然就要走。“既然器官能救人,就当他回报给社会的吧,他还年轻,让他走得有点意义。”孩子的父亲说,想到儿子的器官还能活在世界上,就像是孩子并没有完全离开一样,对家人来说,也是一种慰藉、一个念想。 捐出器官移植给3患者 回馈社会生命有价值 昨天上午,撤除了所有维持生命体征的仪器、药物,已经医学宣布心死亡的张森沿慢慢停止所有的生命迹象。随后,移植中心的医生将摘取他的肝脏、双肾,移植到3位重症肝脏、肾脏疾病的患者体内,继续承担起维持生命运转的功能。下午,张森沿的遗体火化后,将长眠在成都城郊的一块墓地里。因为张森沿曾跟妈妈说过,等自己长大了,要到成都来工作发展。“就让他留在成都吧。一想到他的器官还能帮助他人,我就觉得他还活着,能通过这种方式贡献社会,他的生命就是有价值的!”没能过16岁生日的张森沿,留在了这个数年往返求医、在他眼里无比繁华的城市里。(据《成都商报》 于遵素)
热门推荐